http://www.shzhcpa.com

二丫 那个游走于权力与游戏之外的姑娘

  三傻背信弃义、龙妈歇斯底里、智囊卵用没有

  《权游》演到最后一季,第四集的强光过后是一片狼藉,人物向着莫名其妙的方向发展。

  8过,只要二丫人设不崩,囧诺和龙妈的上位挣扎、色后和詹姆的孽缘孽报,在遇言姐眼里都不是事儿。

  更何况,在编剧的作死下,活人中能让我喜欢的已经没几个了(夜王已化尘埃去,想他)

  ▲马丁大爷说原本计划让二丫和囧诺暧昧一下,但最终没能实现。话说谁稀罕囧诺啊,二丫一个人就挺好

  不过想想,二丫已经22岁了,她姐三傻都嫁了两次了,囧诺也换了两回女友了。

  话说,二丫的演员麦茜·威廉姆斯看到剧本后立刻冲去了健身房。然并卵,发育后的二丫略显虎背熊腰,LOL。

  二丫手刃夜王,这安排实在太妙,用高考作文题目来说是“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”。

  这一集里有很多光芒强大的主角,琼恩、丹妮、席恩、布兰,在那一刻,谁都不会料想到艾莉亚的出现。

  艾莉亚·史塔克,权游中从始至终最受欢迎的角色,永远自由光明,永远不屈不挠。

  按照本性生活,做该做的事,她是真正的赤子,在权力的游戏中永不熄灭心中的正义与自由。

  与善于缝纫、仪态典雅,连给冰原狼起名都叫“Lady”的姐姐三傻相比,妹妹二丫是那样的不合时宜。

  她结交厨子少年做朋友,为了他不惜与王子为敌,她搏斗的天赋与生俱来,抬手便射中布兰的靶心。

  她在很小的年纪就洞悉内心的召唤。她告诉父亲自己不会像母亲那样嫁人生子,做城堡中的贵妇,因为“那不是我”。

  谁也说不清,同样在猫姨的家庭教育下长大,二丫与三傻截然不同的作风从何而来。

  如同她老爸奈德说的——我的孩子,你有股特别的野性,你的祖父称之为奔狼之血。

  ▲扮演二丫的麦茜·威廉姆斯当时是12岁,比扮演三傻的演员索菲·特纳小一岁。然而前者不长个儿,后者一路猛窜,两人差出一头

 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,在亲眼目睹老师牺牲自己,父亲人头落地,母亲、兄嫂惨死,整个家族分崩离析后,她毅然决然走上了一条孑然漂泊的硬核复仇之路。

  眼泪并不是女人惟一的武器,你两腿之间还有一件,最好学会用它。一旦学成,自有男人主动为你使剑。两种剑都免费。

  《权游》中的女性,色后自不必说,三傻和龙妈也多少利用过自己的性别在男权社会争得一杯羹。

  唯独二丫对男女之间的交易博弈无动于衷,一心着迷于通过自我训练获得真正的力量。

  二丫从来没有幻想会有鲜衣怒马的骑士救自己于水火,甚至没有指望过哥哥囧诺。

  ▲二丫戴的是一副涂了颜色的隐形眼镜。眼镜上留了针尖大小的孔,以便让她在打斗时获得一点视线

  二丫深知人心的黑暗邪恶,经历过比深渊更深的绝望,在经历了生理与心理的极限后,她仍然没有被仇恨和驯化所吞噬,没有让兽性淹灭人性,始终持有一颗自由而正义的灵魂。

  二丫接受过的训练,足以令她悄无声息、毫无内疚地将毒药放进她的行刺对象——扮演色后的中年女演员克莲恩夫人的水杯。

  ▲刚开始看戏的二丫对人们的哄笑怀有悲愤。然而很快,她就被戏剧吸引,甚至轻轻地笑了

  二丫甚至被克莲恩夫人的表演才华吸引了,还提点对方如何修改剧本表达丧子之痛,尽管剧中母子的原型是自己的灭门仇人。

  王后爱她的儿子,胜过世上一切,但她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,他就死掉了,她不应该只是哭,她应该愤怒,她渴望杀死那个让她伤心的人。

  在掌握了随心所欲地变脸、镇定自若地撒谎、悄无声息地暗杀后,二丫宁可放弃成为无面人的机会,并把自己变成被同门刺杀的对象,也无法强行令自己成为“无所谓,钱已付”的杀人工具。

  知晓暴力是乱世的生存之道,仍然无法说服自己顺势而为,这就是小熊女所说的“英雄只做对的事”。

  在一次又一次的测试中坚守“无名之辈没有名字”,却在通过考核的那一刻宣布:“女孩是临冬城的艾丽娅·史塔克,女孩要回家了。”

  一次次被推向命运的三岔口,一次次做出不忘初心的选择,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激动泪流的桥段吗?

  ▲二丫注定不会成为“无名之辈”,她可以拥有无数张面孔,但那些面孔之下永远是史塔克的脸

  ▲奈德曾预言:“独行狼死,群聚狼生。”这句话并未成线年前的君临,囧诺将佩剑“绣花针“送给二丫,并且嘱咐她”用尖的那头戳“。

  《权力的游戏》结局在望,二丫这个人物已经塑造圆满,能否活到最后一集不再重要。

  可惜的是,这样的光明凛冽、充满力量的女性角色在我们的影视剧中从来就没有过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